技术无罪论

技术无罪论是王欣在法庭上所提出来的。这一观点的提出,导致公诉方都无法辩驳。

爱因斯坦到错误反思

从一个技术领域的开阔者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技术的创造以及进步,当然是无罪的,而有罪是没有将技术用在推动人类社会进步上面。
这是在当时提出来的,在这一观点下,技术的创作者完全可以忽略整体社会的综合水平而一昧的创造技术就好,无需关乎技术是不是会造成好或坏的影响。
所以,所有的罪也就那些以不正当手段使用技术的人身上。
但是,真的应该如此么?创造技术的人难道就没有一点责任么,我觉得肯定是有的。
当年爱因斯坦提出了质能方程,为原子弹的创造创造了先决条件,在得知纳粹德国开始研制核武器以后,爱因斯坦向罗斯福政府提议开始研发原子弹,以至于爱因斯坦最后发出了自己犯了天大错误的反思。
所以,在明知到技术是一把双刃剑的时候,技术的缔造者是有义务评估技术所带的来风险的。

技术的发展必然带来的是时代的进步,无论技术是在哪个方面上的进步,对一个时代所带来的影响都是不可磨灭的。但是,在技术水平发展的同时,做为一个技术者,不可否认的是,技术到底是站在利益的角度实现还是站在社会进步的角度实现的。
经济全球化以后,技术的发展开始突飞猛进,人类文明可以说是进入了一个新高度,由金钱带来社会平衡,经济文明时代。
近百年来的技术发展,可以说是日新月异,但是反观政府对于民众的教化,还是处于一个高速机车与低速档位不匹配的时候,这样前进,发动机的速度再如何快,车也是开不了多远的。
所以,技术的缔造者同样有义务推进民众对于技术的合理利用技术的思想,而不是一昧的只是创造技术。

科学家创造冬天的蚊子

之前有一个笑话,说某某学校的一个生物学教授成功培育出了在冬天也能活动的蚊子,弥补了我国冬天没有蚊子的缺陷,最后被某某市警方依法逮捕。
当然,大家看这个的时候都会觉得,woc,这种科学家不逮捕他逮捕谁,蚊子在夏天已经很讨厌了,居然还想弄出冬天的蚊子。
但是反观一些技术无罪论的推行者,他们大多都处在技术的最前沿。他们有能力造出冬天的蚊子,要么有能力创造出消灭夏天蚊子的能力。
但是作为一个普通民众,如何判断他到底应不应该被警方逮捕呢?
当然是关系到民众的自身利益的。那些往往让民众感觉到舒服的东西,哪怕是有害的也会有一大群无知的人去支持。
纵观现在时代的发展,从心智尚未成熟或心智已无法清醒的认识事物的人手中获取的利益往往是经济发展的基础。
科学家若是能创造出夏天能消灭其他蚊子的蚊子,对于民众而言,民众是很认可的,但是,如果说能消灭其他蚊子的方法会带来生态上的危害呢?
估计就会形成技术无罪论的技术缔造者派和技术支持者派以及技术有罪派和技术反对派了吧。
一个尖锐的问题就呼之欲出了,大多数人肯定就会支持,先用技术把蚊子消灭了然后再来修复生态的方法,会提出技术是双刃剑,有利必有害的观点为技术无罪做辩护。但真正做这种辩护的人又有多少知识水平去证实到底需要多久时间才能还原或者说是修复好一个生态呢?
技术的缔造者在缔造技术的时候是无法估计的,为技术所带来的危害擦屁股的人也是无法估计这些影响的。
既然早在知道技术是一把双刃剑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像曾经的香烟一样,写上吸烟有害健康呢?
我觉得作为技术的创造者,始终是要明白一件的事,对于民众而言,沉默就意味着,默许与无害,一旦从中收益或者感到舒服,那么任何反对的声音都是有害的。
而这些,仅仅只需要技术的缔造者写上一条“吸烟有害健康”就能尽可能规避的。

总会有人会杀死下金蛋的鹅

技术的缔造者可能会遵循技术的使用规范,甚至在技术的使用时提醒民众“吸烟有害健康”。但是技术一旦被复刻到另外一个人的手里呢?
技术是自由的,就像大多数的源码是开放的一样。总会有人拿着别人家的金蛋,妄图杀了别人家的鹅。
所以,对于技术的监管,是技术的缔造者以及技术所在的政府所需要做好的。技术固然需要有人支持,然而,不知道多少人借刀杀人,为技术抹黑。
而这无论是从计算机技术还是其他技术上,都已是平常现象了。
所以,到这里,技术是无罪的,技术的不正确使用者是有罪的。
于是技术无罪论就出来了。
然而技术真的无罪么?就跟上述我讲的一样。
你生产的刀被别人用来杀人,生产刀的人不会被判刑,杀人的人会被判刑。
但是如果你的刀是卖给了一个无知的人,而且你没有给他说刀只能拿来切菜而不能拿来砍人呢,再者,如果你明知道那人卖刀是用来砍人而你为了利益没有阻止他反而把刀卖给他呢?
不要说我上面的话是信口开河,多少云播厂还不知道自己服务器里到底有几斤几两淫秽色情么?监管还不到位的时候,还不是睁一眼闭一眼。
所以回到质能方程上,如果一个缔造技术的人没有评估技术所带来危害的能力,甚至没有为所带来的危害有所反思,技术即便是无罪,也是有罪的。